●江湖郎中
  “年月把擁有變做失去/疲倦的雙眼帶著期望/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/迎接光輝歲月……”不經意地在打開電腦的時候,播放了這首一直在內心激蕩了二十多載的老歌。
  南非世界杯,時年92歲的曼德拉出現在閉幕式的時候,一瞬間我竟然熱淚盈眶。第一次知道曼德拉,始於BEYOND樂隊的這首《光輝歲月》,而後,有意無意地看到關於他的一些碎片般信息。再後來更廣泛的閱讀中,這個遙遠的老人在我內心的形象竟然活泛了起來,我的生活和性格也由此有了更多改變。真相、和解,簡單而實際很難為之的兩個詞語,足以證實曼德拉的偉大。轉眼之間,又一屆世界杯即將開戰,斯人已去,但他的精神將持續激勵我們,他寬廣的胸懷始終如鏡子般讓我要學會從容,並矢志不渝地堅守自己的情懷。
  是矣,也藉此機會懷念我的精神導師曼德拉,感謝您的指引。
  然後,還是回到有關足球的主題吧。
  任憑我怎樣絞盡腦汁去回憶,我竟然還是無法回憶起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看足球的。自始至終,我一直都是個不會踢球,不懂帶球,甚至給我點球也時常打不進門框範圍內的家伙,但就是我這樣一個不實操踢球的球迷,多年前曾在供職的單位發起並組建過一支業餘足球隊,在那個南方的城市各種機構和單位的業餘比賽中,我的球隊戰績顯赫,我給自己的角色叫做領隊,我偶爾也會裝模作樣地上場奔跑一下,不過大抵都是在比賽即將結束、勝負已分的最後三兩分鐘時,即便是接過隊長的袖標後經常連足球都還未觸碰到的我,便可輕而易舉地享受到勝利的果實,這喜悅來得太不突然太沒難度,即便是這樣,我仍然樂此不疲地將這個業餘球隊搞得有聲有色。
  上一屆世界杯,我始終堅信自己鐘愛多年的西班牙隊會奪得最終的勝利,我分別和很多朋友賭了酒局和飯局,直至不久前,我才兌現完此前勝利贏去的最後一頓晚宴,在酒盃交錯間,新朋舊友邀約本屆再戰,我卻已無意再作競猜之舉,我更樂意在活著的時候親友間常來常往,未必需要一個賭局或不能推辭的理由才彼此邀約,一時竟然令活躍的氣氛唏噓起來,一群中老年文學青年兼足球愛好者們的話題隨即轉到了健康等。
  我似乎看起來還尚稱得上年輕的面孔背後,內心早已過於蒼老,因而更加知道並懂得珍惜何事何物了;或許,我只是能夠更好地掩飾自己的年少輕狂和意氣風發,而又極少被人發現就逐漸地習以為常;又或者,除了與日俱增的珍視情誼和親情外,此前我一切的深藏不露都抵不過杯賽正式開戰之後的任意時刻,我年輕的馬腳又可能情不自禁地就全部顯露了出來。
  屆時,你可能還會看見一個“永遠年輕,永遠熱淚盈眶”的我,只不過,此時和彼時的年輕和熱淚都不再相同。
  □郎啟波 (詩人)  (原標題: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)
創作者介紹

休閒傢俱

kz49kzxh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